淚水為誰而流?《海角七號》

(1)

星期一看「海角七號」試映時,匆匆在下班後趕七點到場。

開映延誤,又到外頭買爆玉米花和可樂,小心翼翼地讓咀嚼聲不要太大。演到後段,我將可樂與爆玉米花放在腳下,不停擦拭眼淚。

當最後絕情的基隆港邊,羞澀無助的小島友子視線低垂,尋尋覓覓只能看到相約私奔的日籍老師,愧疚地躲在撤僑返日的船上,不欲被發現卻又伸出模糊灰沈的瘦削頭顱張望,我的淚水已經潰堤。

此時電影結束,經過的網友打招呼,我只能含糊以對。進廁所洗臉後趕緊拿PDA手機佯裝上網記錄,閃躲跟網友對話的尷尬。直到下計程車時,還聽到濃濃地、無法遮掩的鼻音。

attachments/200808/3446519127.jpg

(2)

「海角七號」不是這麼悲情的電影。

故事的主軸是一群被台北、被人生的不順遂擠壓回恆春的人們,因為對音樂的喜好聚在一起,在沒有人看好的情況下,成功地為海邊日本歌手演唱會暖場,男主角阿嘉,還跟委屈來台灣伺候歌手與模特兒的公關友子,爆出濃烈的感情。

樂團的組成故事,帶進幾位逗趣角色,不斷製造笑點,讓電影不會沈悶。

勵志性的戲劇演出,老少咸宜,還順便帶到恆春的風土民情。作為一部投資五千萬、必須在商業映演回收的電影,這是不得不然。可是,導演真正想說的是什麼?

在官方的串連貼紙裡寫著:「每個人心中,都有一封寄不出的情書,不管是寄到天涯,還是‧‧‧」

電影裡,六十年前的日籍老師在輾轉反側的船 上,思念台灣女友難以成眠,寫下七封寄不出去的情書。六十年後,日籍老師過世,女兒發現七封泛黃的情書,於是寄到恆春海角七號的舊地址。

從台北回來的落魄歌手阿嘉,在當鎮代會主席的父親關說下,暫代出車禍的老郵差送信,對這疊寄不出的郵包好奇,擅自打開,看到七封情書與六十幾年前,小島友子在海邊嘻遊,對情人露出甜美笑容的照片。

attachments/200808/2695955695.jpg

這七封情書才是牽動故事前進的軸線。

為了讓故事推動,導演還得安排女公關友子在喜宴酒後因為樂團難以整合、借酒裝瘋到阿嘉家門口拿高跟鞋砸窗戶,醉倒在騎樓讓阿嘉來抱她上樓,互觸情慾發生一夜情,讓友子得以看到七封日文情書,催促阿嘉說,這七封信很重要,一定要想辦法拿給或許還存在世上的小島友子。

這場情慾戲拍來牽強,不美也不動人。一位醉醺醺的日本美女,從喜宴場所打了飯店總經理一巴掌,然後穿越道路,到鎮代會主席家砸窗,在這鄉下雞犬相聞的地方,卻沒人發現、沒人阻擋,醉倒地上,等待男主角前來發現,只能說,這暴露了導演一定要讓這七封信送到小島友子身邊的強烈決心。

而公關友子找到小島友子的過程也真離奇,原來樂團裡的叛逆十二歲鍵盤手「大大」在飯店當清潔婦的媽媽「明珠」是小島友子的孫女。

諸多巧合安排如此,阿嘉自然也只能負起電影裡的使命,騎著之前當郵差送信的機車,將七封情書悄悄送到坐在舊式三合院木板椅上,垂垂老矣猶在忙碌的小島友子身邊。八十歲的老人可能有些重聽吧,阿嘉躡著腳步把信放著,等小島友子轉過身來發現時,阿嘉已經回到海邊演唱會。

(3)

故事總有個源頭。創作的源頭往往只是一個念頭、一句話,例如「瓦力」是「人類搬往外太空但留下一隻機器人在地球上」。

我的小說「好男好女」最初的一句話是「一位因為白色恐怖關了三十年的老左派,在地下室殺了他的看護小芸」。

創作者一開始的動機,常常只是一個對他有深刻意義的念頭,這念頭帶著強烈的情感、或許唯有他能明白的意義,而這情感推動著他一直前進,之後所有劇本、鋪陳、累死人花大錢的考據、場景、拍攝,都是為了完成這具有一生重要意義的念頭。

精確計算商業回收的創作,如好萊塢電影,自然會有一套機制,防止個人情緒過度滲透。可是在屢做屢虧、除了一些名聲外、難有收穫的台灣電影市場,如果沒有強烈情感推動,恐怕很難讓一個社會菁英份子如此燃燒人生。

雖然花了五千萬,這仍是一部處處受限的電影。

導演沒有辦法花太多錢,去重現六十年前的場景。他只能勉強地做出一艘道具船、重現基隆港一隅,讓日籍老師在船上寫信。老師跟小島友子在台灣的故事,兩人分離後在海域兩端如何度過思念的歲月,只能通通留白。

attachments/200808/8930265236.jpg

可是,我仍然在電影裡感受到導演想要傳達的蒼涼訊息。那些留白,就是要用我們的人生經歷去填補。

(4)

後來我在電影部落格,看到導演新貼的文章說,投資人原本極力阻止他拍基隆港分離的場景,因為太花錢。導演抗辯說:「最後的場面是整部電影的原點,是愛情遺憾的開始。一個八十歲的老人收到她初戀的情書,她頭腦裡浮現的,難道不是那個青春年少的自己和鍾愛的情人…如果二十年後還有人記得《海角七號》這部電影,頭腦裡第一個浮現的畫面一定是,那個帶白帽的少女孤單地站在人潮蜂湧的碼頭,等著他的情人出現!」

是的,這最後完成的場景,就是導演的初衷。

在人馬雜遢的港邊,花花綠綠混亂的場景,船上的人面貌模糊,只有年輕女生一身白晰、戴著掩蓋黑髮的白毛線帽,孤立在人群中等待、焦躁、無言。這女生純真而不受污穢,在變動的世界卻不受影響,她只是等待著你,等待著你來伸出雙臂。

可是我們只能看著這純潔無暇的影像漸漸離我們而去,我們只能在心中不斷喃喃自語、寫下寄不出去的情書。我們將心裡的話反覆背誦,一字一句清清楚楚,刻畫在腦海裡,不斷申辯、為自己解釋,在每個觸景傷情的日子與回憶。可是我們已不知該如何原諒自己。

人生不能從來。任你如何吶喊、張惶、拉扯頭髮不服,逝去便已逝去,你不能倒轉來過第二次。

電影的正面是勵志的,告訴你人生還有第二次機會。

挫敗的年輕歌手,被稱國寶但沒有上台機會的月琴手,家庭破碎愛搗蛋的小女孩,被妻子拋棄的原住民警察,捨棄對音樂的愛好、甘心到鄉下鋪市場的小米酒業務員,以及被公司丟到落後台灣、無法圓模特兒夢的過氣公關,還是可以合作出美好表演,譜出異國戀情。

但電影的底層卻是人生最大的淒涼。

回憶,無法挽回的回憶,如蠶蝕大腦夜夜驚醒的夢,如溝鼠啃齧卻渾身無法動彈的搔癢。你只能將你投射的形象,那穿著白衣等候著你的青春女孩,保留在你的大腦裡。情書無能寄出,人生無法挽回,到最後,連你也無法確定,那存留在你腦海裡的記憶,到底還是不是那真實的人。

是的,你把情書留下來了,經由奇妙的因緣,有位異國男子將信送到初戀情人身邊。可是你已經死了,只有生命的毀滅才能讓一切解脫。而那送信的奇妙因 緣,其實只是成就了別人的緣分,讓他更有勇氣對感受到喜愛的另一位友子大聲示愛,這一切都跟你完全無關了。

attachments/200808/9735097446.jpg

(5)

如果你自認已經歷過不少人生波折,可考慮一個人到電影院看「海角七號」。如果你容易感傷流淚,或許就不要帶現在的伴侶一起去,否則她會認為你的淚水不是為她而留。當然你可以抗辯說,不,是人類的共同命運觸動了我。只是,想來她也不會輕易相信。

也許,看完電影後,當我們想起過往,曾經辜負、曾經背叛、曾經懊悔,來不及憐惜的舊情人時,我們可以拿最終梁文音站在基隆港邊小鳥般惹人憐惜的畫面來取代。

反正記憶永遠是如此不真實,到最後,你也分不清讓你在這些事情上感傷的,到底是誰或誰了。

 

 

轉載自

http://blog.eroach.net/index.php?load=read&id=178

 

海角七號》電影官方部落格

http://cape7.pixnet.net/blo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nya126 的頭像
sonya126

在閱讀的密林裡

sonya1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